看过《绿里奇迹

该片改编自史蒂芬·金的同名小说《绿里奇迹》,由导演过《肖申克的救赎》的导演弗兰克·德拉邦特指导,曾提名过奥斯卡最佳影片,各平台评分均在8.0+。三个多小时,有的人觉得太过冗长,有的人却不舍得快进一秒——但无论如何,都无法阻挡人们当看到电影的尾声时,潸然泪流。

它描述了一个这样的故事:1935年的美国的冷山监狱里,在编号为E的监舍,关押的都是死囚。一条狭长的走廊连接着另一方行刑的电椅,为了抚慰即将迎来死刑的犯人,陪伴他们走完这人生“最后一英里”的不归路,地板铺满了绿色的油毡,被人们称之为“绿里”。“正是在这最接近地狱的‘绿里’上,人性的善、恶才彰显得格外清楚,其间的角斗、对人性的拷问才格外惊心动魄。”正是在这样一方小小的天地,不同性格的狱警、不同性格的囚犯……惊奇的戏码每天都在上演,究竟是人间的炼狱还是凡间的天堂?这部电影,有愤怒,有大快人心;有伤心,有痛心疾首;有遗憾,有前路未卜;有豁然,有心灵洗涤。

这部影片中,角色都具有鲜明而真实的性格,有明确的善恶之分。有象征着天使的巨人柯菲,有象征着正义的狱警保罗,有象征着撒旦的杀人魔沃顿,有象征着小丑的小人狱卒佩西,还有象征着凡人的囚犯戴尔……几个人,展现着人间百态;几个镜头,尽现人间走马灯。

作为坠落凡间的天使,柯菲块头虽大却有着一颗柔软而稚嫩的心——他被以“杀人罪”逮捕入狱,却问狱警晚上会不会关灯因为他怕黑;他因为块头大被内涵,却用自己宽厚的身体承受住生死病痛,治愈了一个又 一个生命;他本没有杀人,为他辩护的律师却因为他是黑人而搪塞推脱,即便如此他也没有反抗,只是静静地等,等到临刑前一天,他没有要求赦免没有要求昂贵的赎金,他只想在离开前吃一顿可口的晚餐,只想看一场从未尝试过的电影;在距离死亡的前一分钟,他没有控诉这个世界的不公与黑暗,只是哭着要求不要为他蒙上头罩,只因他怕黑怕孤独。

“Im sorry for what I am.我的降生就是种罪过。”警察以为抓到了凶手,结果抓到的确是上帝的使者,柯菲何不曾背负着这人间的疾苦?他的到来,只为了尽己所能去驱散阴霾,就像竹炭牺牲自己吸收混沌,可谁又曾留意过他每一次救赎别人后失焦的瞳孔,每一次精疲力尽而滚落的汗珠,每一次气喘吁吁而扩张的鼻孔……

没有人在意他,就像没有人在意用过的竹炭,即使我们会感叹“这东西真好用”但也没有真正的心存感恩,因此他才会在这人间颠沛流离的几十年里倍感孤独。直到人生的最后,他来到了绿里,本来应该是最冰冷无情的地方,却给了他的心灵最后的温暖和慰籍。在影片中,更加拨动心弦的是柯菲对狱警的称呼,一声声的“老板”,是柯菲所能做到的最大的尊敬,他甚至视他们为伴侣为至亲。

善良的另一种代表,即正义,狱警保罗和他同一立场的同事们,无疑也是这部影片中浓墨重彩的一笔。他们有着作为死囚监狱警官的职业操守,他们对待犯人也如同常人一般,因为他们坚持犯人也是人,他们也有平静度过人生最后一段时光的权利。在初识柯菲时,尽管已经得知柯菲的罪行是“谋杀”了两位女童,他们也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厌恶和歧视,在柯菲向保罗伸出手想和他做朋友时,人们在看到他清澈的眼眸时触及到自己内心最柔软的深处,不免也为之动容。监狱长官们都坚信他的清白,保罗视图查明真相,在影片最后柯菲将自己的治愈的能力传输给他时,他看到了事情的原委,痛心疾首——他为柯菲的遭遇而难过,为自己的无能为力而懊恼,更为自己也将承受这人间的疾苦而迷惘。他和狱警们,迟迟无法拉下电椅的电闸,当柯菲因电流的击打浑身颤抖、冒着青烟时,所有人都已泣不成声,底下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还在谩骂叫好,台上台下早已是两个世界了。后来,保罗将自己的能力分了一半给犯人养的小老鼠,他们一起经历着亲人离去的痛苦,一起享受世纪末的孤独。以保罗为代表的狱警们,代表着正义,虽然这份正道的光没能倾尽所有为不公的人们带来本该属于他们的欢愉,但是起码,他们用自己的温暖融化了一颗颗冰封的心,用自己的信任和陪伴送走了一个个孤单的灵魂。

善的另一面,是恶,恶得罪大恶极。杀人魔沃顿,来到监狱的第一天,就注定了这里的不同寻常——他杀了两位女童却让柯菲来背锅,直到后来再次犯罪才被捕入狱。他先是袭击了扣押自己的警员,后来又嘲弄了小人佩西,他所及之处无不黑暗,如同下水道的阴沟,又如同苍蝇围绕的糜烂的腐肉。而恶也有小人之恶,佩西作为一名狱警,既没有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甚至还滥用职权侮辱与他做对的人。他欺软怕硬,在被沃顿吓到尿失禁时,他的眼里充满了懦弱和无能,但在欺负囚犯戴尔,踩死他的宠物老鼠以及最后行刑不给他的头顶的海绵浸湿时,他的眼中又满是邪恶与狠毒。最后,善良的柯菲治愈狱长夫人时,没有吐出那团秽物,反而在遇到佩西无理取闹时,柯菲把它们全部宣泄给了佩西。佩西突然发了疯一般抽搐,后来他举起了手枪对着沃顿扫射,在沃顿死后他也彻底疯了。“恶人还需恶人治”虽然这样的结局大快人心,但是他们曾经犯下的罪行又由谁来补偿呢?一命还一命的方式真的合理吗?

最后,是最具凡人特征,也离我们最近的一个人物,囚犯戴尔。他虽然犯了事,但是在狱警遭到袭击时还会帮忙呼救,他也曾一时冲动杀了个人,也曾憎恨嘲笑过佩西 但他心底的柔软还是保留着的。他与监狱里的小老鼠成为了好朋友,并教他滚东西,在即将行刑前他还拜托狱卒把他的老鼠伙伴送到马戏团。我们就和他一样,时而会犯错,时而又善意满满。人性是复杂的是难以琢磨的,戴尔这一双重性格的形象为这部善恶分明的作品增添了一丝人间气息,这不仅拉近了观众与角色故事的距离,更容易产生共鸣,并且使电影的剧情更加丰富而耐人寻味。

“是不是我诚心诚意的祈祷,我就能回到生命中最美好的时光,我一直以为那就是天堂。那时候,我最爱的女人陪在我身旁。”

在柯菲治愈狱长夫人后,夫人将自己的一个护身符吊坠赠予柯菲,上面刻着圣克里斯多夫——“圣经中,圣克里斯多夫是一个巨人。他曾经背着上帝过河,上帝化身一个小孩子坐在他的背上,但是非常沉重。他问上帝,你为什么这么重。上帝说,因为我背负了人世间的所有苦难。”柯菲就是这样的一个存在,他是上帝化为人间的使者。在整部电影中,有了天堂必有地狱,天使与撒旦之间的抗衡是善与恶之间的较量,但是本该属于地狱一般存在的监狱和死刑地,包括那里的恶魔囚犯们以及狱卒和囚犯自古以来的尖锐矛盾却在导演的镜头下变得充满了天堂的温暖和人间的温情,在绿里天堂即是地狱,地狱即是天堂,而具有这样特点的地方便是人间。

在我看来,这部电影似乎在传达一种观念,“好人上天堂,坏人下地狱”。这与传统的基督教的思想一致。基督教强调“信”、“望”、“爱”,它不仅关注个人的拯救,更关注群体的发展,基督徒个人是不能与上帝建立完美的关系,只有在爱人如己中才能成全爱神的诫命。这就如同天使柯菲一样,他来到人间就是来救赎众生;如同正义的狱卒们一样,对待一切生命都平等而珍视,全心全意为每一个善良的灵魂服务;也如同那些恶人们一样,他们无法共情无法做到爱人,甚至他们都不爱他们自己,他们只是自私自利特立独行,因而只能坠入地狱。虽然在电影的结尾,善与恶都是在一把电椅上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似乎在仁爱、宽恕、生命的喜悦的背后还夹杂着些许的心酸、不公、孤独、遗憾,但是我认为这是导演对于生命最好的诠释——人生本就变幻无常,我们应该更加享受它的过程,享受它给我们带来的无尽的体验,而不是只注重最后的结果,如果那样你只会变得空洞腐朽。

“每天都是这样,世间的痛苦我感同身受,我不想再像孤鸟一样单飞,我不想再过没有朋友的日子,我希望有人告诉我何去何从,我不想再看到人间的尔虞我诈,我不想每日再承担全世界的痛苦。”

不过,欢愉总是短暂的,人与人之间的冷漠与仇恨深深存在世界的每个角落,柯菲善良的心灵无法承受罪恶的现实,他最终选择走上绿里,结束自己的生命,这也是整部电影最大的泪点和遗憾所在。“或许凡世尘俗需要承载阳光的人,才没有黑暗笼罩人心。”唯独这一点,也是一直让人们意难平的一点,本该归于阳光的人却陷入泥沼,而我们作为旁人却无能为力。人们期盼奇迹,又唾弃奇迹,唾弃奇迹背后的污秽,唾弃奇迹总是以牺牲英雄为代价以损耗正义为代价。

但是,换位思考,当我们站在柯菲的角度,当我们拥有了治愈他人创造奇迹的能力,我们会选择和他一样的道路吗?我们是否是真正的“好人”呢?创造奇迹必然要忍受孤独,你要见证着无数生命的凋零,与无数人和事挥手作别;创造奇迹需要自我牺牲,需要保持一颗良好的心态以免被黑夜吞噬;创造奇迹要求我们可以挺身而出,成为所有人的避风港湾。但是,想要做到这些,我们不管是从心理上还是生理上都要承受巨大的压力和痛苦,当我们自身的利益以“为多数人着想”“为创造奇迹牺牲”的名义被侵害,我们真的可以做到像柯菲前半生那样将自己的一切都倾入到无尽的为奇迹的奉献中去吗?还是说,我们也无法忍受现实的痛苦,最终选择死亡来摆脱?或许,我们是否连开始的勇气都不曾有?

《绿里奇迹》,三个小时浓缩了天堂、地狱、人间的百态,五味杂陈。在这部影片里,我们既感受到了仁爱、宽恕、温暖、生命的喜悦,也体会到了欺诈、恶毒、冷酷、生命的陨落。这样的一段监狱往事,它起承转合了多少人的一生。当保罗获得柯菲的能力,在隐居的小屋里和那只监狱里的小老鼠肩并肩看着夕阳,一点一点看着身边亲友的别离,一点一点感受着时间的流逝……

从电影的每一帧,我们都可以感受到一场现实的影射。“最后,我重新念了一遍Coffey(柯菲)这个名字,与Coffee同音,也就是与苦同音。我仿佛看到很多位Coffey,在那条看不见的‘Green mile’(绿里)路上徘徊,又徘徊……”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